Sunday, 18 February 2018

乱写 之今年过年的氛围


漂洋过海在外念书,每年接近过年过节都是思乡情绪特别涌上心头,就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啊。

今年当然不例外,只是觉得年味儿就是淡了些。

可能是太忙了吧,一直是读书考试读书考试,在医院里乱走乱晃看医生被骂也是身心疲惫,尤其特么宿舍很烂,医院很烂,身边好事变少,面对生老病死愈渐麻木,白头发多了几撮,根本没有心情去体会年关将近的那种喜悦和期待。

也或者是长大了吧,人的身体机能开始步入时好时坏的阶段,人的心态也开始变得不一样,尤其慢慢步入社会开始出现经济压力,国家社会家人病人对你期许也一直在肩膀上负重。和求学时期的时间表不再一样,学生开始放假的时候我们还在艳阳高挂的马路上塞着车去上班,看到面子书上政治人物的贺岁短片才猛然惊觉年关也只是几日之遥。

和往年的经营促销模式依旧没有差别,每年还没有过完圣诞节就开始听到新年歌曲的旋律在街道上乱晃,潮流服饰也推陈出新把过气过季卖不出去的统统塞回货仓。根据生肖年份作为装饰主题的贴纸和墙纸贩卖商也老早把什么高飞狗101忠狗等狗头狗脸摆出来卖。

年味稍微是有的,但是对于那些工作忙碌学习忙碌的人来说,一下子就被手头上忙过头的差事盖过了风头。

最后几天要回家过年了,明知道假期只有短短一个星期年初二就要回到岗位,嘴里心里还是难不免呢喃嘀咕一下。嗨呀怎么就是那么短的假期,自己却没有那个逃课的勇气。

家乡那堆高耸的钢骨森林不再挂满红彤彤的灯饰。观察了一下,发现市场更喜欢把钱花在新年应节的食物里,哈哈,果然还是贪吃的槟城人。经济萧条就干脆把钱花在让自己更开心的地方。

也不知道那样会不会比较环保。但是用耳朵和鼻子感应一下觉得多多少少是会的。过年前后燃放的烟火也变少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家那个疯子邻居搬走了的缘故,还记得以前除夕夜看《功夫足球》的时候屋外是噼里啪啦到听不到电视里在说什么的。而且有一阵子还需要躲到厕所去因为整间屋子都弥漫着放烟花的烟雾和火药味。

现在哪里还有人有空站在底楼空地放烟火,大家都在家里刷电话刷祝福语。电话铃声哐哴哐哴响个不停,都是朋友亲戚在面子书、InstagramWhatsApp传送的照片、影片和 GIF。有什么会动的祝贺语、接财神爷的方位、生肖运程等等信息都是一机在手什么都有,就连放烟火也可以在面子书上看人家的 live 影片。

大家埋头看手机不讲话,电视机里的春晚主持人任鲁豫和朱迅成了家里唯二说话的人类。哎呀连团圆饭也让手机先吃大家才可以吃啊。呵呵。

看了看春晚也觉得一年比一年还烂,今年语言类节目狂删,连潘长江和蔡明的小品也沦为那种让人笑不出的烂梗舞台剧,也不知道是不是江郎才尽了。

大家还是埋头看着手机。本以为除夕夜吃个年夜饭不讲话看电视也就算了,大年初一拜个年拿了红包说了吉祥话就继续埋头看手机。本来也只有年轻人在刷,现在连老人家也在发朋友圈刷面子书点赞。

大家集体不讲话让这个新年出奇地安静。大婶二姑三叔公四舅母这些新年就七嘴八舌的狠角色也不再发问尖锐的问题、不再人身攻击别人家的孩子、不在炫耀家里的孩子,因为这些东西面子书上也可以做,大家只是把战场升级到云端而已。

我的妈呀。这样的新年气氛其实蛮适合读书的。然后呢?呵呵

我的书带回去翻了两页就睡着了。原封不动又带回来了。科科

祝大家新年吉祥。



Saturday, 17 February 2018

乱写之 关于吃团圆饭的传说


团圆饭,就是一家人在新年前夕聚在一起吃的一顿饭,在外工作读书的孩子都会赶回家里和父母团圆,象征家里圆圆满满,和和气气。

大家都以为“团圆饭”,是“团圆”和“饭”两个字组成的,其实不是。

“团圆饭”,其实是由“团”和“圆饭”这两个字组成的。

其典故如下:

相传在很久以前,年兽喜欢在正月没有月亮的夜晚到一些靠近河边的村庄扰乱生事吃村里的孩子填饱肚子,村里因此死了很多人。

在一个英勇的孩子发现年兽惧怕红色和炮竹巨响之前,也有另一个英勇的孩子,想到了用打草惊蛇之计来把年兽吓走。

当又接近年兽出来扰乱的时候,这个孩子突然向大家说起了一个河怪的传说:村庄外的河边出现了一只嗜血的河怪,身长九尺两寸,有狰狞面孔满嘴爪牙,虎背熊腰手长过膝,可以兴风作浪,还有人看到它可以在水上步行,之前叼了张姓渔民一家五口嫌太咸不好吃不够塞牙缝,这回要等年兽下来想把年兽也一块儿叼走。

顿时河怪传说一传十十传百,各家各户提心吊胆,连年兽在山林里偷听樵夫说了河怪的故事也吓了一跳,毕竟年兽也是一个欺善怕恶的孬种。

这孩子见大家深信不疑,假装心生一计,教大家制造一团又一团的饭团,称作“圆饭”,让大家在正月没有月亮的夜晚把圆饭丢到河里去,佯称可以把河怪砸死。

这样一丢,千几百颗的圆饭都被砸在河面上,扑通扑通的巨响响彻云霄,在河边饥肠辘辘准备到村里抓村民来吃的年兽以为是河怪来了要把它吃掉,吓得拔腿就逃,跑到别的村庄去。

大家成功把年兽赶走,为村里除掉后患。为了庆祝这个喜庆的日子,大家就在正月新年前吃一团一团圆饭,也就是后来的“团圆饭”。

后来,年兽又去扰乱别的村庄,有另一个英勇的孩子用红色的炮竹和敲锣打鼓把它赶走,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为了防止年兽回来,大家每年到了一定的日子还是会往河里抛掷“圆饭”。后来有一年,有一个在河里漂流了超过半年的书生奄奄一息准备爬上岸时,被圆饭砸到晕倒在岸边。那个人,他叫屈原。


祝大家新年快乐,狗年吉祥,喜乐安康。



Sunday, 31 December 2017

乱写 之再见2017

年尾,除旧迎新,也要来这里整理一下。

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

在这里留下一些文字,也代表说这个部落格跨过今天后也跟我一样又长大一岁。

真是经营不善啊哈哈哈。

很多系列都写到断断续续的,也不是我半途而废,只是真的很难拨出时间像今天这样让我有这个心情,这个雅致来为部落格添几段话。

毕竟每一次我写一篇文都要整理思绪,让自己放松,而每当我让自己放松的时候,都是夜深人静我躺在床上发出鼻鼾声的时候。

所以我就是懒惰哈哈哈。

CMPH 整个 posting 那么空闲的时间我都干嘛去了?我都在煲电视粥,看连续剧,玩游戏....,想想下明天 Football Manager 2008 就满十周年我还在玩就真的有点小兴奋。

所以你看我总之就是懒惰咯。

看看《Tomorrow Never Die》系列,从构思到编写都差不多两三年了,还是几篇小短文,中间有想要和安帅 collab 一下写一些废废的东西也是无疾而终,不懂我的小说梦什么时候才可以实现呢。

然后还有《老黄影评》系列也是不了了之哈哈,明明就几乎两三个星期就看一部电影,而且看完每一部电影都有一些想法,毕竟我看电影也很挑,很少会去看那些真的很没有意思的商业片,《 Pitch Perfect》除外科科。但是就是什么都不想写。

翻一翻回去那个去台湾旅行的游记《不去台北101的宝岛台湾之旅》系列是最凄惨的,写了个开头就什么都没有了,就跟毛驴的《越南背包旅游》系列一样,去了两天就没有下文了哈哈,不知道在越南是不是被抓走了。

所以现在经营着的《Medic Life》系列希望可以活下去吧,虽然 CMPH posting 都快要结束了,我在 Surgery posting 的故事都还没有说完,欸到底是什么时候要继续写,那个就要看我的心情咯。

总结一下我在2017年干了什么坏事,呃我是说干了些什么事哈哈。

其实2017年过得也很不错的,虽然在年头有点挫败,后来也算是经历一些小事拼凑出一些让自己改变的理由,发出一些后劲,所以也算是过得去的一年。

当然今年最主要的成就就是考好 first prof 和完成自己呕心沥血的 research。

First prof 其实还好,平平稳稳地过,算是意料之中,也不会因为没有踏进最后 distinction viva 而觉得患得患失,毕竟知道别人比自己努力,但是 Pathology award viva 算是意外收获,自己堕落的 year 2 说实在不配入围最后5强。没有很满意自己的表现,但是觉得自己有点小聪明应该也不至于垫底吧嘻嘻。

Research 这一块真的不是我的菜,但是我真的很费心思很认真去完成它。我也不想那么认真的,谁叫我就和猪队友们同一组,所以没有办法我硬啃也学习了很多。好像不曾透露我的 research topic,就简单地说我研究的是警察有多胖,哈哈哈,但是因为涉及国家机密 (kinda) 所以不可以透露研究结果,但是大马警察有多胖,大家心照不宣吧科科。

然后假期也做了很多自己想做但是不曾有机会去做的东西,比如说去麦记打工、跟电影公司拍戏演 kelefeh,还有自己一个人安排行程带一家人去旅行。详细的大家可以去翻一翻之前写过的。

后来来到 year 3 来到诗巫,新的学习体验新的领悟,让我对医学的印象重新洗牌。我不再只是面对着课本和电脑里的 power point slides,我面对着的是活生生的病人,我看着医院里生老病死的轮回。

学习模式也随着改变,人的观感和想法也随之变化。觉得一切真的就要来了,再过一两年我就即将从实习学生变成实习医生了。

突然发现时间变得好快,才一瞬间我刚SPM毕业踏进中六,还记得那一年每一天下课在篮球场上汗如雨下的午后,再 fast forward 去刚进入 year 1 时候我提着包菜稚气的模样,如今已经是 year 3.5 穿着白袍在医院穿梭在病床间的我。

让人无法不感叹,如白驹过隙的时间,365天仿佛只是几分钟的时间。然后我不想写了。

回想起那一个炎热的午后,我还在睡午觉。

然后。

睡着睡着特么就明年了哈哈哈哈。

记得今天要大便,不要把大肠内的屎带去明年。

不要2018依始就带赛自己科科。

祝大家2018年万事如意健健康康。


Saturday, 9 December 2017

Medic Life 之 Surgery 3 破橙

胸部,是女人胸前的两块肉。

男人对胸部的认知,是趋向色情那一块的,应该也是男人充满幻想的脑袋里最常出现的身体部位。在男孩进化男人阶段中,什么日本还是欧美女星的胸部多多少少都曾经在书橱上、电脑文件夹里或者网页历史记录中偷偷占了一席之地。

这对在不同女人身上可大可小的器官,对我的成长来说,一点也不陌生。

但是经过这一次的 surgery posting,“破的 orange” 是我对乳房最新的认知。

因为这个胸器,也是一个凶器。

医院里凡是进来跟胸部有关的女病患,百分之九十都是乳癌患者。

她们有的是才刚刚进入狼虎之年的四十岁女性、有已经到了退休年龄的虔诚天主教徒、有从渔村来什么都不知道的土著阿姨,也有幸福美满五个孩子的妈。

不管是什么身份背景、教育程度、经济状况,只要是女人,都有患上乳癌的风险。

乳癌的症状不仅仅是一个乳房硬块那么简单,有些病患无征无兆,就只是乳头周围极度痕痒,任凭病患抓到破皮流血,也有可能是 Paget's disease,一个乳癌先兆的疾病。

法语 peau d'orange,念 “破的 orange”,是第三期乳癌患者的胸部变化,就是胸部表层皮肤因为癌细胞扩散而使其淋巴系统受阻,导致皮肤肿胀毛孔扩张,就好像橙皮的样子。基本上到了这种形态,乳癌多数已经扩散,切除乳房也于事无补。

因为世俗眼光,还有普遍上缺乏健康教育,胸部的病痛一般上对于比较保守和落后地区的女人相对于难于启齿,导致一些女性在被发现和接受治疗的时候,乳癌已经处于末期。

医院里面有很多乳癌病人都是这样,有一些甚至已经扩散到其他身体器官,随时会有器官衰竭的危险。看到那些病患脸色苍白气色很差,还要躺在床上接受副作用超级多的化疗,除了感到心酸,还是心酸。

就说一说上一篇那位跟我们很好聊的末期乳癌女病患,虽然有时候一起聊天很开心,但是身为即将要成为医护人员的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她一天一天的消弱,隐约就是觉得生命出现正在陨落的迹象,哪怕哪一天看到她气色好转,也依然担心下一秒就立刻转坏。甚至有一段时间只要不忙都会抽空到女病房看一看她。对于她自己每况愈下的情况,我们都心照不宣。

同时,想一下身边的女性,不管是母亲、姐姐妹妹、女朋友、没有在念医疗相关课程的女性朋友、中学同学、亲戚甚至是三姑六婆八舅母,都觉得在适当时期有必要灌输她们一些简单的相关资讯。

因为乳癌是马来西亚第一女性杀手。

也因为乳癌是全世界第二人类杀手。

也因为这个器官不仅仅是大部分男人最喜欢的身体部位,也是每一个妈妈用来制造母乳帮助婴儿成长的身体器官。

所以送上一支影片来教大家怎么检查乳房,尽早发现乳癌并治好它。


p/s: 其实男生也适用,因为尽管风险很低,男生也有机会患上乳癌。说真的,我还真的遇上一个男性乳房发育症 (gynaecomastia) 的真实案例,这种症状是有可能突变成为乳癌的。

p/ss: 每年的十月第三个星期五是粉红丝带关爱日,也就是防止乳癌和关爱乳癌病患的世界性乳癌醒觉日。粉红丝带也是关爱乳癌运动的全球性标志。


p/sss: 另外有关患乳癌的风险,可以自己谷歌一下,据说早点结婚生孩子哺乳可以防癌,未婚男女可以顺便催婚科科。


Saturday, 18 November 2017

Medic Life 之 Surgery 2 我很喜欢听故事

八卦,是人的天性。

听故事,其实某种程度上,就是八卦的一种。

人的奇妙之处,就是你不喜欢人家窥探你的秘密,你却千方百计想探索人家的秘密,知道人家做过什么、说过什么,而且还要反复思考人家有没有在讲骗话。

甚至到了某种程度,你用针对性侵略性的盘问方式去得到你要的答案。你对人家的隐私毫无保留地要知道一切,连人家一天大便几次和大便颜色都要巨细非遗地记录下来。

喏,医生就是这些可怕的人。

我喜欢听故事,这也是我喜欢这个行业的原因之一。

一些很健谈的病人一下子就可以聊上了,什么事情都可以叽里呱啦跟你说到没完没了。

有些年迈的病人会跟你炫耀他N年前的陈年往事、有些充满怨气跟你投诉病房很冷食物很难吃护士很粗鲁、有些娓娓道来自己的病历讲到泪眼汪汪欲哭无泪、有些就跟你八卦什么医生什么医生骂了哪个实习医生一顿。

还遇过一个陷入迷幻 (delirium) 的病人告诉我天花板上的风扇挂着一头山猪,特么当时还真的吓了我一大跳。然后我还很醒目接话问了他到底有多大只,怎么还不去抓它之类的智障问题。

后来我告诉我的朋友这回事,他们说其实那个病人在讲着我,说我是那头山猪。哈哈好吧,山猪也挺可爱的。

有些病人一讲话起来真的有多夸张就有多夸张。

我印象很深的是一个末期乳癌的患者刚入院时说起自己家族病史的辛酸,全家只剩下她一人继续对抗病魔,也真的听者落泪闻者心酸。后来这个病人也因为接受治疗情况稍微好转,也因为长期住院,开始会跟我们打打嘴炮讲医院里医生们的八卦,爆一些实习医生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可怜故事,还开始学习一些医学名词和专业术语,跟很多医生和我们这些医学系学生混得颇熟。

还有一个华裔退休人士,还没有问上几个问题,就开始告诉我政府医院很烂,所以政府没有药救等阴谋论云云。然后投诉政府医院的治疗没有效,而且管理不好,让他很难受。当我好不容易安抚好他准备进入正题问重点的时候,他告诉我:“你今天已经够了吼,我已经讲很多了,你已经知道很多了,好啦就结束了啦,我要休息了。”

当下直接错愕,我还没有问到什么皮毛啊啊啊啊啊啊。而且我知道些什么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啊啊啊啊。我只知道你觉得政府很不好而已啊啊啊啊,我对那个一点也没有兴趣啊啊啊啊啊啊。所以最后我连uncle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

当然还有一些是问完问题了才开始讲故事,说他们全家人山长水远来探望他,因为砂拉越地势比较特别,一些人需要从内陆长屋搭船搭巴士走路近八九个小时才来到医院。家里种菜种田捕鱼抓山猪自给自足,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来看病,更不要说那些交通费用。这些病人面对疾病,面对现实的无情,我们除了安抚之外也只有同情,最多也只能用眼神传递有心无力的祝福。

故事有时很长,但是是我们和病人沟通不可或缺的桥梁。其实不只是我们要听他们的故事。他们也想倾述他们的故事

有时候病人这样躺着看着走来走去忙得不可开交的医生们,他们需要我们这些还很闲的医学生,去听听他们的故事。

他们只是需要,一双听他们说话的耳朵。

不管有多动听、多感人、多搞笑、多悠久、多心酸、多奇葩,或许我们听完故事后回予他们的轻轻一笑,对他们来说,或许是一种继续对抗疾病的鼓励。

用一点点时间,听长长的故事。

一点点,其实也很多。


Friday, 17 November 2017

Medic Life 之 Surgery 1 我是医院新人

好不容易结束了三个月不长不短的假期,回来上课继续往“妙手仁心”这个目标前进。

来到了第三年,算是 clinical years 的开始,就是开始和医院和病人为伍,不再是坐在课室上课研究病历。我们差不多每天都在医院溜达,练习 clerk patient 和 take history,就好像 ah sir 问话一样。

好不容易终于爬到了第三年,真的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还要难,真心觉得对医科没有兴趣的人真的不要来念医科,为自己的前途想一下,也为自己的人生想一下。

作为医院的新人,才发现自己真的对自己所念的专业有一点误解,医疗这种攸关人命的专业不是纸上谈兵的,念了那么多东西是要自己去理解知识的重要性,并将其运用在病人身上。

Posting 开始的头几个礼拜的感想是:如果你觉得念医科就好像念人体器官念生物这么简单,什么东西都是背进脑袋的话,那就真的是大错特错了。因为这些读进脑袋的东西都只是这个行业的冰山一角,更重要的是沟通技巧和知识的运用,把东西统统塞进脑袋里是绝对没有用的。

病人被送进来医院的原因是什么,都要有技巧性地反复问答才能知道病人的问题,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才可以推断出哪里出了问题,并及时给予援助。

我们这种医院食物链最低层次的医学系学生也不能给予什么援助,我们所能够做的就是运用我们的知识提出一些关键性的问题向病人索取一些重要的资讯,从而自己训练推断能力,才知道病人发生什么事。剩下的当然交给准医生和专科医生处理。

但是最重要的还是理解到,医生不是坐在办公室拿着病人个人资料就可以猜出什么问题的大神,而是要实际走入病房,跟病人沟通,才可以知道他们的问题。

History taking 是一种艺术,怎么发问问题是一种技巧,所以说讲话也是一种才华。但是其根本还是知识的运用。没有基本的知识,也不能准确地问一些针对性的问题来揭开病人体内的迷惑。如果有了知识却不懂得如何运用,医生瞎问,病人瞎答,九不搭八的问答偏离了病人主要问题,也是医生的一种失败。

废话讲完,交代一下我现在第一个 posting 是 surgery,主要学习的地方在诗巫医院。

顺便解除一下大家的疑惑,surgery,即外科,包办几乎一切可以用手术解决的问题,主要处理肠胃系统的问题,当然还包括一些肾脏、男性生殖器官、女性胸部、血管啊等等问题。主要进来的病人都是盲肠炎、胃出血、大便出血这些让脸部表情瞬间扭曲的问题。

其实需要手术处理的外科问题也不是像黑社会动刀动枪那么肤浅。外科所处理的还包括肠胃内视镜,就是所谓的 scope,土著马来人还称之为 teropong,就是肠胃的望远镜。一般上主要分为上消化道内视镜 (OGDS) 和 肠镜 (colonoscopy),一个从嘴巴进,一个从屁股进,可以窥视从食道到屁股洞里的一些损伤还是肿瘤之类的问题。

但是也不是所有外科问题的病人都要通过手术来解决,有很多问题其实是病人本身通过改变生活作息来解决的。解铃还需系铃人,所以有时候一些病痛还是需要病人本身来解决,医生也只能辅助和给予劝告。

所以说你看,病人从进来医院,接受治疗,到出院前,医生都一直在跟病人沟通,一直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

奉劝对医科没有兴趣的人,或者不是很喜欢讲话的人,或者是两者都不喜欢的人,真的不要踩进这滩浑水,不要因为家人的期望、自己的好胜心、一味想挑战高难度或者以为可以赚很多钱的错误观念而入错行。这个错误,是一辈子的。

幸好我纠正了自己的误解后,还是很爱这个行业。

因为我也很厉害讲讲讲讲讲讲讲讲讲。科科。


Wednesday, 6 September 2017

不去台北101的宝岛台湾之旅 第一天 台北-台中

第一次出国自助行,难免有些战战兢兢。

况且飞台湾要在吉隆坡转机,担心航班延迟还是什么的给我们一些无法预知的麻烦。

出发前几天妈妈还特地 book 了楼下的计程车司机,要他一大早送我们去机场,这种还要另外加服务费的还真的不便宜,才短短十五分钟的车程要价马币 40,这里的计程车司机还真特么厉害砍菜头。

折腾了整半天,终于飞到了台北桃园机场。因为桃园机场空中交通阻塞,飞机还另外再盘旋个十几二十分钟,本来预计 2.40 pm 可以落地的我们拖到 3.10 pm 才降落,坐了差不多五个小时的飞机屁股都麻痹了啊。


下了飞机先直接到机场厕所方便一下,立刻 culture shock,人家的厕所是多宽敞多舒适多干净多整洁啊啊啊啊啊,而且厕格里面还有厕纸啊啊啊啊啊啊。尿尿的时候想起了祖国马来西亚的厕所不禁低头叹息,心想这到底是人民素质的问题还是国情的问题呢。

然后还没有入镜就先到入境处旁的柜台买 sim 卡,要走到入境处一定会经过的,虽然一早就已经 survey 过要买中华电信的预付卡配套,但是那边还有台湾大哥大和一两个没有看过的牌子,还是决定观察一下配套的价格和人潮再决定买哪一个。

果然还是选择了最多人选的中华电信哈哈哈。虽然三个人同行,但是我和妹妹拿了两张 3G sim卡的配套,因为可以开 hotspot 给妈妈用就不要浪费钱,而且不清楚马来西亚的 4G 到了台湾会不会适用,所以决定不要冒险,反正普通智能手机的话 3G 肯定可以用。这个很重要,每一次出国都要检查一下别的国家 4G sim卡能不到 support 你手机的 4G network。

服务员还会很亲切询问我们在台湾几天,虽然我们待6天,可是服务员就介绍了5天无线上网的配套,因为配套里面还附赠多一天免费无线上网和通话的优惠,一张卡是台币300,他们还会很熟练帮你安装一下就可以开始无限上网啦。


因为要直接从机场下台中,原本还以为可以搭 3.25 pm 或者 4.00 pm 的国光客运1860号去到台中,但是买好 sim卡走到入境处被人潮吓了一跳,好像是因为来自香港、澳门和马来西亚的航班同时抵达,所以人龙应该有十多行。

然后我们还很好奇怎么人人手上拿着一张白色的卡,问一下前面也是从马来西亚来的auntie才知道那个是入境的时候要呈交的入境文件,飞机起飞的时候就已经分给乘客了。我妈在飞机上还告诉我那个是飞机的点餐卡,所以我们没有人跟空服人员拿,我也不以为意睡了四个小时,原来我们所谓的飞机点餐卡是那么重要的文件。第一次出国就摆那么大的乌龙,还真是笑死人。幸好在入境处外面还有柜台放了很多张白卡让我们填好了才重新排队。

等了差不多45分钟才成功入境,然后匆匆忙忙到客运服务中心的automatic machine 办了3张悠游卡,一张100台币。悠游卡还有漂亮的小熊图案很可爱。


本来还以为赶得上 4.40 pm 的客运下台中,哪里知道还要等多一个小时搭 5.45 pm 的客运,所以我们再次拿着行李大包小包穿梭过接机厅到饮食中心吃一点东西填饱肚子。也在途中看到一群人在帮兄弟求婚,有没有成功我就不知道,但是女生哭得稀里哗啦就是了。嘿嘿不愧是台湾男生,还真浪漫。


最后赶上国光客运1860号下台中,行程大概是2小时30分钟,才发现这里真的很方便,指示牌也都写得很清楚,而且客运也很准时。

客运每到一站都会用四种语言通知乘客,有中文、英文、台语和客家话,非常有趣。而且这种长途客运,或者当地人称国道客运,每一个座位还有USB插座让乘客手机充电,让我大开眼界。

差不多8.15 pm我们才抵达台中转运站。我们预定的酒店巧合大饭店 (The Chance Hotel) 其实离台中车站很靠近,步行两三分钟就到了。这个酒店在Agoda预定的,也不会很贵,房间也很宽敞,如果是背包客他们也有青年旅馆的床位价,只是服务员有一种刚刚来上班的感觉,有点糊涂。整体来说我给6.5分吧。


我们刚刚放下行李就快点回到车站等公车去一中夜市,发现台湾车道跟马来西亚的是相反的,看得还真不习惯。傻傻站在车站跟很多人一起等车也不知道应该搭什么公车,幸好 Google map 导航真的很方便,直接搜寻目的地,它可以让你知道应该搭几号公车,也自动帮你过滤出即将到站的公车,还告诉你应该在哪里等车,因为台中几乎每条街道两边都有公车站可以搭到一样号码的公车,如果上错车就会走反方向了。

我们几乎一到站就有公车来了,上1号公车,在台中科技学院车站下车,转进去育才路就可以看到一中夜市的摊子了。顺便提一下,如果台中搭车刷悠游卡,10公里以内的车程是免费的,所以交通费可以省下来,如果没有悠游卡的话,就要准备好零钱,因为公车司机是不找零的。

一中夜市比我想象中小了很多,也可能因为刚刚下过一场雨所以没有那么多老板开档,人潮也不会多,零零散散几个学生仔拖着男女朋友在那边吃东西闲逛。


我们吃了小汤包、半月烧、一中豪大鸡排和大肠包小肠,又买了幸福良心红茶冰和青蛙下蛋。半月烧很好吃,鸡排也不错,只是大肠包小肠有很浓的蒜头味,我不喜欢,想等到去逢甲夜市再试一下有名的官芝霖大肠包小肠。

最后看人潮也不多,也不知道要买什么,就早点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搭的是81号公车也是免费的。

第一天就结束啦。

第一天花费:
中华电信电话卡 NTD 300 x 2 = NTD 600
悠游卡 NTD 100 x 3 = NTD 300
机场燥肉饭 NTD 99
机场铁板炒饭 NTD 90
国光客运 - 桃园机场到台中车票 NTD 280 x 3 = NTD 740
巧合饭店两晚住宿费 NTD 3000
一中夜市小汤包 NTD 40
一中夜市青蛙下蛋 NTD 40
一中夜市大肠包小肠 NTD 25
一中夜市红茶冰 NTD 25
一中夜市半月烧 NTD 40
一中夜市鸡排 NTD 60
一中夜市-台北转运站公车来回 Free

总共 NTD 5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