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4 July 2017

毛驴入营当兵 x 老黄麦记上班 日记2

6月24日 (星期六)

毛驴入营第二天,今天我工作八小时,开始有点惦记臭毛驴了。

希望毛驴可以给我发个照片,至少让我知道在干什么。

今天半个厨房都是我的天下,除了炸鸡和汉堡面包,剩下都差不多由我一手包办,哇哈哈哈哈,要一统天下指日可待啊。

怎么说呢,就第一天包办了烧烤牛肉饼,今天把工作范围拓展到鸡肉饼,鸡肉块和鱼柳,我在厨房的地位根本就是到了缺我不可的地步,我就是稳稳抓着整间麦记在开斋期间的生死符,整家麦记都被我一人扛下了。

才一天!才一天!老板就已经这么看重我!看来我过不久就可以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迎娶白富美攀上人生巅峰了!

呃,想得美,薪水还是一样很低,工作量提高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人家说多劳多得,但是这种小时计的薪资不管怎么多劳,干一个小时就是一个小时的工资,特么没有什么今天你掌大厨加你二十块钱薪水的好康。再说了白富美是什么鬼东西,我有毛驴就够了。科科。

不过我还真的是厨房里跑来跑去撑下了晚餐高峰期的顾客需求量,他们就真的这样信赖一个迟钝又零经验的孩子。哈哈。

然后其实在麦记工作讲求的就是团队精神,每一个 station 都要有人守着,缺一不可,从前线的点餐柜台,到后勤的煎炸烧烤,真的不可以掉链子,一个 station down,基本上整条链就卡死住了。就比如说我掌了厨房的兵符,就真的是要坐镇厨房烧烤处和煎炸处,就不可以擅离职守跑去 drive thru 什么的。

上一回有提到说麦记上班真的很简单,但是其实心脏负荷能力也要很强。虽然东西都很容易,但是工作节奏非常快,跟医院里紧急部门是不分上下的。大家在顾客量最高的时期精神是紧绷的,很 stress 的时候做东西自然就豁出去,所以厨房里经理的咆哮声不绝于耳。

当厨房负荷不下需求量的时候,就会喊前线的收银员叫他们停止order,好让厨房里的员工可以完成前面顾客所点的汉堡。所以你会看见全部 counter 一下子就塞着很多人,后面排着的队伍动弹不得,收银员突然发难不让你点餐,可能你会觉得他们这样子很懈怠工作态度很糟糕,但是其实这是厨房的拖延战术,要不然厨房本身就会因为 order 太多导致人手出现错误,届时里头忙得手忙脚乱,外面应接不暇,两头不到岸只会让整间快餐店变成灾难。长点知识了吧,科科。

一般上我们在厨房最怕遇到的是那些一下子点太多东西的人,比如说一下子来8个 BigMac,或者是打包10个 McChicken,立刻就会造成厨房大乱。但是厨房最忌就是乱,所以一下子处理很多错综复杂的 order 的时候,就要乱中有序地分工合作完成所有 order。

也就是说厨房会分成不同 station,一个人准备煎炸,一个人准备面包,一个人准备酱料和蔬菜,最后一个人把肉片放进汉堡包起来推出去柜台旁边。

一旦说有人点太多东西,那些牛肉片鸡肉块什么的肯定输出很多就要重新再炸过,所以处理最后一个 station 的员工一旦发现肉片还是什么材料短缺,就要立即呼喝 “ McChicken sustaining” 还是 “fillet sustaining” 什么的,所以站岗在煎炸 station 而且拥有强大心脏的员工,也就特么的是我,就要预备好,不时提高警惕准备好所有相关食材。

说到煎炸,你可能会问,麦记一整天煎煎炸炸应付庞大的需求量,厨房里的油有没有换呢。其实有是有的,但是就可能一两天才换一次,不会很频繁去换,这个关系跟成本问题吧。

但是麦记的油很有趣,叫做 shortening,是一种高压浓缩油块,通常也是面包店和蛋糕店使用的油种类。这种油是固状的,就好像黄色的 vanilla 冰淇淋,员工就会用大勺子好像挖冰淇淋一样把固状 shortening 放进热炉里加热,就会慢慢融化成清澈的油。

而且这种油也不会那么快变黑,但是当然一整天煎煎炸炸,油一定还是会变黑。那我们这些没有进过厨房的消费者要怎么知道厨房有没有换呢。嘿嘿,这样自砸招牌好像不是很好,就是只要仔细看一下鸡肉块还是鸡肉饼,颜色如果比较暗沉就知道厨房已经很久没有换油了。

所以一整天进进出出忙了不少东西,也学了好多东西,但是也还是很纳闷薪水有点低,毕竟一个小时五块钱都不到,对于我很高的工作量来说其实有点不公平,因为外面那些收银员只是站着按东按西收钱也跟我转一样的钱。

但是不要紧咯,当作是学习吧。至少还是可以赚一些小钱,也可以打发时间。科科。


Sunday, 25 June 2017

毛驴入营当兵 x 老黄麦记上班 日记1

6月23日 (星期五)

毛驴入营了,一入营就是差不多5天,没有她陪我聊天的日子还真不好过。

谁说的,哈哈哈。没有毛驴的日子可轻松自在了,根本就是没有拘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啊。这种自由翱翔的日子真的是得来不易啊,得好好珍惜呢。

好吧其实也没有很好过,放假回来槟城第三天就到著名的麦记上班了。。

上班之前还得去打 typhoid vaccination,就是什么沙门氏菌预防针,不知道这个国家是不是每一个地方的餐饮业操作员都必须打预防针。如果是只有槟城是这样啊不就好棒棒。槟城饮食业就是干净健康卫生令人放心啦。

然后就战战兢兢去上班了。其实前一天才填表格面试而已,也许开斋节他们真的很缺人手,基本上就是递表格坐下来就问我什么时候可以上班的节奏,连基本面试个人资料都差不多免去了。

第一天第一项任务就是煎炸和包装薯条,据说是整间麦记最简单的工作,然后我都弄到手忙脚乱了科科,还真的是不适合从事这种需要快手快脚的行业啊。

但是后来才发现都是老练的全职员工在掌薯条那个 station,毕竟薯条这个让全世界疯狂的东西在店里是最供不应求的,我们这些临时工很难去拿捏那个煎炸和包装的节奏。虽然说工作最简单,但是时间和供需量的掌握才是最难的。

结果因为开斋高峰期所以我身为一个新人非常遗憾地跟不上节奏,所以立刻被送进厨房干别的差活儿,就是当后勤工作人员,负责煎炸烧烤牛肉饼。厨房后方两台烤炉由我全权掌控,顿时有一点大厨的自豪感科科。

如果大家没什么留意的话,应该也不知道麦记牛肉饼其实还有分种类和大小。大小不一样,分量和热量当然也不一样,而且烧烤时间也不一样。但是基本上功夫都是一样的。

其实在麦记工作真的很简单,什么东西都已经设置好了,就连烧烤牛肉饼,也只需要根据大小放到烤炉上,然后什么调味也不需要放,因为牛肉饼本身就已经 process 好好了,只需要根据肉饼大小种类调好 timer,时间一到烤炉还会响,然后就只是把烤好的牛肉饼放到 tray 里边。

然后我第一天工作虽然只是短短四个小时,但是可以学到一些新东西还是挺兴奋的。

后记:也许也是很少吃快餐,很惊讶发现在这个小地方也会这么多人吃快餐,快餐需求量真的很高。基本上在晚餐时间人人都是忙的目不暇给的。马来西亚子民真的深受快餐电视广告所害,那些麦记厨房里准备出来的食物基本上跟电视上差十万八千里,而且什么新鲜牛肉,乳酪芝士,包菜心的,都不知道在冷藏库里存放多久了。说真的,大家一到早午晚餐时间跑出来麦记买的都是又贵又不新鲜又不营养的食物。

题内话:在我通知母亲我被录取在快餐店上班的时候,她就一脸反感觉得我回来就度假休息就好,不让我去上班,还说什么快餐店里全部都是马来人工作的地方。但是其实我踏进去里面所有工作人员都是三大民族,老板是华人,经理四人巫印都有,员工们都参杂不同种族,令我感到很开心的是,大家也没有只是和自己族群的人打交道,厨房里什么语言都可以听见,大家工作就是一片融洽,而且可以听见印裔阿姨不断重复“We Are Family”。觉得可以在这样的环境工作是很温馨的。


Thursday, 1 June 2017

乱写 之不爽就乱乱写鸟人

一整篇就是在鸟一些我看不顺眼的人事物。

欢迎相关人士对号入座。科科。

自己本身很坚持烟酒不沾,除了因为个人信仰之外,也因为自己是医学系的学生,深知烟酒是非常伤身的东西。

很多人会疑惑,不是只有回教才禁止喝酒吗,而且哪来的宗教禁止抽烟呢?是足球,足球对我来说是一种信仰,就因为知道烟酒这两样东西会破坏球员身体素质,所以都坚决不碰。

话说回来,其实身边的人沾烟的很少,碰酒却比较多。自己本身其实不会抗拒和有喝酒的朋友在一起,却很希望身边的人滴酒不沾,尤其是自己特别在乎和关心的人。

对于听到酒精就很兴奋,而且还会计划花钱喝酒的人,我其实对这些人非常不屑。尤其像我们医疗护理这行的,明知道喝酒伤身,而且生活作息已经不怎么稳定了,还要去伤害自己的头脑和肝脏,我也真的很疑惑,难道真的读书读坏脑子了吗?

不要跟我说什么研究指出小品一两杯对身体好,还是什么养命酒本身也是酒之类的屁话,要知道喝酒弊多于利就是一个铁打的事实。

还有那些自吹自擂炫耀自己酒量好千杯不醉的人,其实一点也没什么好骄傲的好吗。这种伤害了自己的身体还大肆炫耀的作风就跟一个高才生炫耀自己作弊考到好成绩一样没差。

而且那种自以为喝个一两杯没什么还可以开车的想法根本就很幼稚。你以为酒精是白开水吗?酒精喝下去不管怎样多多少少都对判断能力和辨认能力有一定的负面影响,甭讲开车,走在大街上一个不注意掉进水沟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而且开车的话万一遇见警察不是说什么给个几十块贿赂一下就可以蒙混过关的,酒精检视器下去,要是检测不过关随时都有被挂牌被起诉酒后醉驾的风险。

再说如果是女生去喝酒就更危险了,喝酒喝醉了被人捡尸在外国也是稀松平常的事。况且在酒吧夜店里来来往往搭讪的人特别多,一颗迷幻药灌入黄汤再喝下去你也不知道。虽然说自己可能很警惕说什么不会有事,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社会不管在什么时候还是一样很危险啊。

接下来要炮轰一些尝到甜头就得寸进尺的人。

首先就是有些人考试考坏了需要在来临的一个月重考,同时在这段时期需要呈交上一份忙了一整年的研究报告。就在这一个关键时期,研究项目的负责老师大发慈悲选择让需要重考的学生卸下工作岗位,不需要在操心研究报告的事宜,以便专心准备即将来临的重考。

这下可好了,本来这个研究项目的负责同学也只有三位,现在这个需要重考的学生获得了项目负责老师的“不必干活”免死金牌,留下两位同学扛起所有重任。

呈交截止日期前几天,研究报告在依然如火如荼在修改当中,两位同学日日夜夜埋头在电脑前不吃不喝忙了好多个小时,以期在没有第三个同学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妥善完成任务,也让那位同学可以安心学习准备来临的考试。

需要重考的同学可好,任由其他两位同学在呈交报告的前几天忙得不可开交,自己也不怎么认真学习,这天还和几个朋友出去打保龄球吃饭喝酒玩乐。

总觉得这个同学这样做很过分,完全辜负了老师的一番苦心。而且在提交报告前几天这样的非常时期,不帮忙完成报告也就算了,毕竟负责老师也颁布了“不必干活”的免死金牌,但是就这样的紧急时刻出去玩乐也不帮忙组员也真的太没有 sense 了。就算要出去玩乐也应该等报告完成了才去啊,这么简单的避嫌也不懂,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好吧,或许你会说我不应该 judge 别人的 life,我就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乱吠人家的狗。


Saturday, 27 May 2017

UNIMAS Medic Welcome You Mari Interview

        又到了一年一度帮我的老板砂大医学系 (UNIMAS Medic) 打广告的时候。

        相信已经有很多小盆友收到了砂大医学系的面试通知。毕竟在念医科不容易啊,除了要有丰富的知识,和姣好的面容,呃我是说良好的形象,最重要还是心态啊。因为念这科真的很考恒心和毅力,要有无坚不摧和百折不挠的心,才可以承受得了长时间念书考试再念书考试再念书考试没有假期的僵尸生活啊。而且以后当上医生一不小心做一两个决定就是一两个人存活的命运,这种接近死神权利的工作当然也要经过重重难关才可以让你念上啊。所以还是需要有面试官把关,免得把质量不够好的屁孩收进来,到时候念不上卡在中间进退两难,辛苦的还是学生自己啊。因此今天,就要为大家讲解砂拉越大学 (UNIMAS) 医学系的interview需知和所需要准备的事项。

        在这之前,必须让所有即将前往面试的孩纸们了解一下这个科系的重要性和未来出路是什么。正如前面所提到,医学系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念好的,因为这个科系除了会让你在有限时间内脑补进贡排山倒海的知识,而且在未来还需要承受来自本身、长辈、病人、病人家属、直属上司、其他专科医生和医院管理层的直接压力。也不是说念医学系就是要身怀绝技拥有八头身,但是绝对要有过人的毅力和对科系本身极大的热忱,不是纯粹说想要救人就去念医学系的。

        当然正因为医生这个职业崇高的社会地位和优越的身份价值,让很多很多莘莘学子(或他们的父母亲)会更加向往念医学系,所以造成马来西亚实习医生过剩的问题。所谓过剩是什么?就是实习医生门槛被拉高,而且需要等待的就职时间被拉长,让很多医学系毕业生甫毕业就失业,在家待业状态有时候长达八个月至一年不等。未来我国医生走向如何也要看政策的设定,毕竟当国内医疗设备在停滞不前没有提升的情况下,就算数据再怎么显示乡区医生和病人比例失衡,国内实习医生就职的安排还是会问题一摞摞。之所以这样,念医学系的孩子的出路并不只是当医生这么单调,很多毕业生也选择当上医疗顾问、化验室顾问甚至是研究人员。

        所以要恳请所有要前往面试的同学三思,毕竟医学系这科系出路不多,而且需要念五年并且实习两年才有机会抓听筒问诊,倘若念完了才发现没有兴趣或者承受不了医生没日没夜的生活,绝对是浪费时间浪费青春。把一整排青春都花光在学习上,到头来才发现一切不是自己所要的,下半辈子就只会生活在痛苦之中。

        接下来就要说说砂大医学系的面试情况。首先要恭喜所有被邀请面试的同学,基本上被邀面试即是成功的一半,只要不表现失准,被录取加入砂大医学系的大家庭是指日可待啊。基本上根据本人以往的经验和系友简单的描述,面试官通常都会问三大问题:

        一、自我介绍。

        最简单的环节其实是最致命的环节。其实面试官都是砂大医学系的重要人物,那些大佬主要打从自我介绍的环节就会决定是否要录取你。所以自我介绍必须要有自信,没有医学背景没有关系,最重要是要稳定不要乱。连一个自我介绍都嗯嗯啊啊吃螺丝口齿不清,被刷掉的机率几乎是一百巴仙。本身觉得自我介绍除了那些很基本的个人资料之外,必须要告诉面试官你的爱好、志愿,以及最重要的要告诉面试官你的短期计划和长远目标。这些东西可以让面试官对你的人生产生一定的兴趣,进而多问一些问题,给你机会让你自由发挥去impress他们。而且说出自己的短期计划和长远目标不仅仅让面试官认为你是一个懂得规划人生的人,还可以让面试官知道你可以并有能力去设法达成目标。这些无疑是让面试官对你留下好印象并为你加分的。

        二、为什么要选择医学系。

        要来念医学系,必然要经过这样传统的问题。不仅仅面试官会问你,以后你踏进来砂大,还会有很多 senior 和老师问你同样的问题,科科。如果第一项环节做得不好,这就是你力挽狂澜的机会。为什么选择医学系?大家都会回答一些很笼统的答案,比如说我的梦想是救人,或者说我想要帮助更多需要被帮助的人。一些人还会很诚实地回答,我想要当大医生赚很多钱,或者说如果我不念这科也不知道应该念什么了。当然,这些答案都很普通,面试官听了好多年也听腻了,说不定当年他们也是这样子回答混进医学系的。虽然数据显示大家都这么回答,而且这么严肃的面试不允许你做一些荒唐的答案,但是如果要显得与众不同,不妨找一些生活例子让你念医科的原因变得更有意义,也让你更容易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虽然再怎么掰你的答案也是八九不离十,但是适当的修饰反而会让面试官觉得非录取你不可。

        三、为什么要选择砂拉越。

        这个问题对来自半岛各州的学弟妹们极其重要。如果前面两题都回答得很不错,这个环节还可以帮你加分。如果前面两题都自觉回答不好,可能在还没有被问这个题目前你就已经被撵出去,或者说面试官只想问这个问题和你闲聊,科科。如果中学地理考很烂,不怎么了解砂拉越,可以上网了解一下。最重要的是要知道,这里的人不是住在树上的;古晋其实和槟城一样繁荣;而且这里的人随便路上抓一个可能都比你家还有钱。这里是一个种族宗教和政治比较开放的地方,其实很多地方都发展得很好,只是可能建筑物矮了一些。还有,毕竟面试官也身为父母,让孩子飘扬过海这么远去念书,一年回家次数不多过五次,心里也会存在这一些挣扎。所以这题也会顺道问一问父母亲对你有可能远离家乡报道砂大医学系的看法。

        或许在这三个环节以外,面试官还会问问你对砂大医学系的看法。砂大医学系成立于 1996 年,就是比你老就对了。我们没有自己的医院,但是我们 clinical years 的教学都会在 Sarawak General Hospital 进行。当中前两年会和其他科系一样在三马拉罕 (Samarahan) main campus 上课,最后三年则会移到市中心医院附近的 campus 上课。然后我们最引以为傲的是拥有全马唯一一所疟蚊症 (Malaria) 研究中心,还有最近开创的 i-Silent Mentor Program,然后还有什么东西就自己上网查一查吧,我懒惰写了。你们好自为之啦。

         祝那些不怕死要念医科的学弟学妹们面试加油,科科!


Friday, 7 April 2017

这是一个很不知所措的故事

最近很烦很累很不开心。

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觉得自己有好多东西要去解决,却又很懒惰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有时候觉得很迷茫,到底我应该先处理些什么东西。

搁置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去做另外一些东西,却又心惊胆跳不知道会不会两头不到岸。

桌子越来越乱。

书本越叠越高。

心烦气躁起来整个星期情绪都处于非常紧崩的状态。

很多东西都希望快点结束。却又很矛盾地要在短时间内交出完美的东西。

到底我能不能够做到?

我对自己已经失去了信心。

我不知道要跟谁讲话。所以我干脆都不跟身边的人说话。

我每天都跟妈妈通电话,却什么都不敢告诉她。

可是她似乎也知道我很累,每天都叮咛我要早点休息。

除此之外我就只能跟你说话了。

真的只剩下你了。

可是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对我冷漠起来。

想说话却被又你辛辣的三言两语打发回去。

我不知道要还有谁可以跟我说话了。

我只想突然丢掉一切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理。

觉得很累很累。心很累,身体也很累。

我不知道究竟我扛下的这些东西值不值得。

我不知道让我累到身心俱疲的这些东西什么时候可以做好。

甚至我不清楚这些东西能不能给我一个好的结果。

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突然爆发得不可收拾。

我发现我不是一个情绪管理的很好的人。

我只能默默承受。

却无法做出改变。

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态出现了什么问题。

只是觉得很烦很想发泄,却又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和他们说话感觉上只会给我更多压力,只有跟你聊天我觉得还很自在。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突然觉得其实大家都比我好,好像终于被人家瞧不起了。

也不知道应该开心还是不开心。

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你说得对吧,我确实很窝囊很自卑觉得自己很没有用。

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凶。

我只想跟你聊天。


Saturday, 1 April 2017

Medic Life: Family Health Posting

今天是 Family Health Posting 的最后一天。

Family Health Posting 其实就是一个为期两年的家庭领养计划,领养我们这些 year 1 year 2 蒙查查的医学系学生,让我们每隔几个月去探望他们做一些关爱村民的东西。

比如说抽他们的血验看有没有遗传性疾病。比如说讨他们的大便看有没有寄生虫。比如说讨他们的尿看有没有尿道疾病。

我们几个人一组就会被离学校非常远的 Kampung 里的热心人士收养,固定每几个月我们就带着一大卷 questionnaire 去到村里问东问西问一些有的没有的,好让我们写功课交差。

美其名是成为人家的养子养女,其实我们是在利用人家完成我们的功课吧。然后还来把人家家里的零食吃光光。科科。

其实这个 posting 就是让我们蒙查查的医学系学生多点 expose 对乡村人的认知,因为在我们的国家还是有很多很贫穷的人在缺乏物资的环境下需要寻求医疗服务。而我们身为未来的医生,除了成为他们接触医疗服务的其中一个管道,同时也给予我们机会,让我们多关爱来自乡村的民众,多与他们沟通,和多了解乡村人的思维。

虽然更多时候我们去乡村里存粹是想完成功课写报告,但是从中也可以融入当地村民简朴无忧无虑的生活,让我们更能够从他们的角度看待医疗保健以及对某些疾病的看法。

虽然我们总是对这种下乡的活动有不少怨言,甚至产生反感,但是也对朴素的他们有着深深的好感。尤其当我们拖着七早八早爬起来的疲惫身躯进入领养家庭的家里,一脸机械地想要尽快完成功课的时候,他们盛情款款的招待,酥脆爽口的 keropok,香甜可口的玉蜀黍,还有热腾腾的甜咖啡,总能让我们倍感温馨。

对我来说,前两年的医学系都是课堂上的学习,硬知识虽然很重要,但是比起在外面学到的东西其实不算什么,尤其像这类下乡帮村民做医疗检查的活动,更多时候让我们着手学习和面对,更容易让我们在短时间内获益良多。

回到今天的主题,今天是 Family Health Posting 的最后一天。我们需要收集养父养母和领养家庭的干兄弟姐妹的粪便和尿液进行检验。这是一个屎尿一家亲的一天,却也同时是我们结束两年被领养的一天。

记得那天第一次踏入养父养母的家,那种生疏的感觉,就好像我第一次踏进马来同胞的家一样。养父养母是道地砂拉越马来人,满口砂拉越马来语方言。对我这个城市华人来说,要说好流利的马来语其实也已经是一个问题,更不要说还得去了解和说出一口流利的砂拉越马来语方言。

虽然到了今天我还是说不出流利的砂拉越方言,但是两年来我从村民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尤其沟通这一块,是我必须要加强的一部分。跨越语言障碍,才能够了解到病人的所需,也让病人理解到他们需要理解的东西。

两年的 Family Health Posting。

圆满结束。


老黄影评:Hidden Figures

今天向大家推荐一部前阵子上映的电影《Hidden Figures》。

这部影片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片中讲述美国在六十年代种族隔离政策下,有三个黑人女性用自己的能力和实干,在 Nasa 美国太空署参与美国第一阶段的航天计划。

六十年代初期,一个充满争议性的年代。美国经历着总统轮换政策改革的摆渡期,古巴导弹危机,越南战争的开始,和苏联冷战的科技竞赛,以及肯尼迪总统的暗杀时间,导致美国内部格局,乃至国际关系的的不稳定因素持续发酵。

说一点历史。六十年代正是美国黑人逐渐摆脱种族歧视和隔离政策的时期。美国种族关系紧张一直都是上世纪非常严重的问题。从林肯总统解放黑奴,到威尔逊总统实行种族隔离政策,黑人在美国的地位一直处于不明确的尴尬位置。但是种族隔离政策的确对美国社会大众思想有着深远的影响,隔离政策不仅仅约束黑人和白人在公共场合的活动空间(即黑人白人都有各自的学校、公共厕所、停车位,甚至是连洗手盆也有黑白之分),同时加深两族之间的社会地位和鸿沟,让原本已经地位底下的黑人更加卑微抬不起头。这让六十年代初期面对冷战中逐渐白热化的科技竞赛以及开始进行越南战争的美国在人力物力匮乏下开始消除种族隔离政策,让黑人和白人在各种平台上良性竞争增强美国国力。

电影里完美表达了当代美国种族隔离政策的现象,即Nasa办公室里白人和黑人不能共用厕所,公共图书馆里设有白人和黑人区,连公共教育系统里也有一些只有白人能够取得学校和只有白人可以解除的课程和知识。这些资源分配的不当让黑人在职场上处处受到阻扰,连升迁职位也因为白人当权而受到重重波折。然而因为政策的关系,黑人也无法通过当时的管道争取应得权益,所以更多的黑人选择认命,接受并自我拘束自己在职场上的发展。

但是电影里的三位主人翁并没有因为自身黑人的地位而选择像多数的黑人的一样放弃争取的机会。她们用智慧一再证明给白人看,并没有所谓的肤色决定 superiority,反而黑人和白人在各领域里都有旗鼓相当的能力。所以她们用自己的实力完成了很多白人完成不到的事情,而且让很多白人种族和性别主义者对她们改观。

电影其中一幕,当美国即将送上国内第一个环绕地球轨道的宇航员时,技术上和其他因素上出现了一些变化,需要重新估算轨道线路和降落地点。白人男主管在紧要关头无法做出精妙计算,着急的宇航员干脆要求让黑人女主角做出估算工作,最后才有惊无险做出准确估算,把宇航员送上空中。

令人感到惊艳的是,三位女主角在种族情绪高涨和男权主义之上的年代还可以在各自领域里脱颖而出。不仅仅让许多白人对黑人改观,同时也展现了黑人可以改变世界的实力,从而让更多黑人可以勇敢争取,所以今天的美国在有那么多杰出的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