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6 September 2017

不去台北101的宝岛台湾之旅 第一天 台北-台中

第一次出国自助行,难免有些战战兢兢。

况且飞台湾要在吉隆坡转机,担心航班延迟还是什么的给我们一些无法预知的麻烦。

出发前几天妈妈还特地 book 了楼下的计程车司机,要他一大早送我们去机场,这种还要另外加服务费的还真的不便宜,才短短十五分钟的车程要价马币 40,这里的计程车司机还真特么厉害砍菜头。

折腾了整半天,终于飞到了台北桃园机场。因为桃园机场空中交通阻塞,飞机还另外再盘旋个十几二十分钟,本来预计 2.40 pm 可以落地的我们拖到 3.10 pm 才降落,坐了差不多五个小时的飞机屁股都麻痹了啊。


下了飞机先直接到机场厕所方便一下,立刻 culture shock,人家的厕所是多宽敞多舒适多干净多整洁啊啊啊啊啊,而且厕格里面还有厕纸啊啊啊啊啊啊。尿尿的时候想起了祖国马来西亚的厕所不禁低头叹息,心想这到底是人民素质的问题还是国情的问题呢。

然后还没有入镜就先到入境处旁的柜台买 sim 卡,要走到入境处一定会经过的,虽然一早就已经 survey 过要买中华电信的预付卡配套,但是那边还有台湾大哥大和一两个没有看过的牌子,还是决定观察一下配套的价格和人潮再决定买哪一个。

果然还是选择了最多人选的中华电信哈哈哈。虽然三个人同行,但是我和妹妹拿了两张 3G sim卡的配套,因为可以开 hotspot 给妈妈用就不要浪费钱,而且不清楚马来西亚的 4G 到了台湾会不会适用,所以决定不要冒险,反正普通智能手机的话 3G 肯定可以用。这个很重要,每一次出国都要检查一下别的国家 4G sim卡能不到 support 你手机的 4G network。

服务员还会很亲切询问我们在台湾几天,虽然我们待6天,可是服务员就介绍了5天无线上网的配套,因为配套里面还附赠多一天免费无线上网和通话的优惠,一张卡是台币300,他们还会很熟练帮你安装一下就可以开始无限上网啦。


因为要直接从机场下台中,原本还以为可以搭 3.25 pm 或者 4.00 pm 的国光客运1860号去到台中,但是买好 sim卡走到入境处被人潮吓了一跳,好像是因为来自香港、澳门和马来西亚的航班同时抵达,所以人龙应该有十多行。

然后我们还很好奇怎么人人手上拿着一张白色的卡,问一下前面也是从马来西亚来的auntie才知道那个是入境的时候要呈交的入境文件,飞机起飞的时候就已经分给乘客了。我妈在飞机上还告诉我那个是飞机的点餐卡,所以我们没有人跟空服人员拿,我也不以为意睡了四个小时,原来我们所谓的飞机点餐卡是那么重要的文件。第一次出国就摆那么大的乌龙,还真是笑死人。幸好在入境处外面还有柜台放了很多张白卡让我们填好了才重新排队。

等了差不多45分钟才成功入境,然后匆匆忙忙到客运服务中心的automatic machine 办了3张悠游卡,一张100台币。悠游卡还有漂亮的小熊图案很可爱。


本来还以为赶得上 4.40 pm 的客运下台中,哪里知道还要等多一个小时搭 5.45 pm 的客运,所以我们再次拿着行李大包小包穿梭过接机厅到饮食中心吃一点东西填饱肚子。也在途中看到一群人在帮兄弟求婚,有没有成功我就不知道,但是女生哭得稀里哗啦就是了。嘿嘿不愧是台湾男生,还真浪漫。


最后赶上国光客运1860号下台中,行程大概是2小时30分钟,才发现这里真的很方便,指示牌也都写得很清楚,而且客运也很准时。

客运每到一站都会用四种语言通知乘客,有中文、英文、台语和客家话,非常有趣。而且这种长途客运,或者当地人称国道客运,每一个座位还有USB插座让乘客手机充电,让我大开眼界。

差不多8.15 pm我们才抵达台中转运站。我们预定的酒店巧合大饭店 (The Chance Hotel) 其实离台中车站很靠近,步行两三分钟就到了。这个酒店在Agoda预定的,也不会很贵,房间也很宽敞,如果是背包客他们也有青年旅馆的床位价,只是服务员有一种刚刚来上班的感觉,有点糊涂。整体来说我给6.5分吧。


我们刚刚放下行李就快点回到车站等公车去一中夜市,发现台湾车道跟马来西亚的是相反的,看得还真不习惯。傻傻站在车站跟很多人一起等车也不知道应该搭什么公车,幸好 Google map 导航真的很方便,直接搜寻目的地,它可以让你知道应该搭几号公车,也自动帮你过滤出即将到站的公车,还告诉你应该在哪里等车,因为台中几乎每条街道两边都有公车站可以搭到一样号码的公车,如果上错车就会走反方向了。

我们几乎一到站就有公车来了,上1号公车,在台中科技学院车站下车,转进去育才路就可以看到一中夜市的摊子了。顺便提一下,如果台中搭车刷悠游卡,10公里以内的车程是免费的,所以交通费可以省下来,如果没有悠游卡的话,就要准备好零钱,因为公车司机是不找零的。

一中夜市比我想象中小了很多,也可能因为刚刚下过一场雨所以没有那么多老板开档,人潮也不会多,零零散散几个学生仔拖着男女朋友在那边吃东西闲逛。


我们吃了小汤包、半月烧、一中豪大鸡排和大肠包小肠,又买了幸福良心红茶冰和青蛙下蛋。半月烧很好吃,鸡排也不错,只是大肠包小肠有很浓的蒜头味,我不喜欢,想等到去逢甲夜市再试一下有名的官芝霖大肠包小肠。

最后看人潮也不多,也不知道要买什么,就早点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搭的是81号公车也是免费的。

第一天就结束啦。

第一天花费:
中华电信电话卡 NTD 300 x 2 = NTD 600
悠游卡 NTD 100 x 3 = NTD 300
机场燥肉饭 NTD 99
机场铁板炒饭 NTD 90
国光客运 - 桃园机场到台中车票 NTD 280 x 3 = NTD 740
巧合饭店两晚住宿费 NTD 3000
一中夜市小汤包 NTD 40
一中夜市青蛙下蛋 NTD 40
一中夜市大肠包小肠 NTD 25
一中夜市红茶冰 NTD 25
一中夜市半月烧 NTD 40
一中夜市鸡排 NTD 60
一中夜市-台北转运站公车来回 Free

总共 NTD 5059


Monday, 4 September 2017

七月拜祖先

农历七月就是要拜祖先。

虽然拜祖先的意义一直以来都没有很明确,但是也无非是一种对先人的缅怀,也是祈求先人庇佑的方式。

以前我家里不拜祖先,因为父亲是幼子,兄弟姐妹十三人,爷爷的神祖牌放在我最小的伯伯的家。每逢过年过节清明中元要拜祖先的时候,亲戚大大小小二三十人就会挤在小伯窄小的房子里。

那时候奶奶还在世,她就是他们兄弟姐妹的凝聚力。大家煮了一整桌的菜,好吃不好吃的,还有整只烧鸡烧猪,统统放在红色桌子上。

大人先上香,三支又三支乱七八糟地插在香炉上,再轮到我们小孩子,手上拿着三支香嘴里还要大声念:阿祖阿公阿姑阿伯来呷饭,保庇乖乖鳌[1]大汉,出入平安,乖乖厉害厉害读册[2],意思是要祖先保佑孙子孙女们快高长大、出入平安、努力读书,一字不漏念完才让大人帮我们把香插好。

等全部人把香插好后,小伯跪下来掷筊(jiào),请示一下祖先,有没有来吃饭。掷到圣筊后,大人们就开始聚在一起高谈阔论,任由炉上淡淡的香烟浸染整个房子庄严却不肃穆的气息。小孩子对拜祖先没有什么概念,插完三支香就是完成任务,全部跑进堂姐的房间闭门玩家家酒。

一种祖先吃饭,大人聊天,小孩玩乐的模式。光天化日听起来也有点不寒而栗,其实也还好,只是家里多了一些看不到的人动筷吃饭而已。他们吃完了轮到我们小孩吃,我们吃饱了再轮到大人吃。

后来父亲去算命,命理师要父亲也开始在家里拜祖先,原因不明,天机不可泄露。所以我们家逢年过节清明中元也开始拜拜。

小伯家也拜,我们家也拜,没有神祖牌也没关系,就好像同时发邀请函,要祖先自己斟酌要去哪里吃的意思。

没有烧鸡烧猪,但是妈妈会煮猪肚汤、炸春卷、炒沙葛 (bang kuang char)、闷猪脚还有炒面,另外加上买回来的水果和娘惹糕点,我们家拜的卖相也不错。

一样要念一个三十字口诀“阿祖阿公阿姑阿伯来呷饭,保庇乖乖鳌大汉,出入平安,乖乖厉害厉害读册”。

后来奶奶过世,称呼那边多一个“阿嘛”。

后来我慢慢长大了,也省略掉了“乖乖鳌大汉”这几个字。

一样要掷个筊,请示一下祖先有没有来吃饭。如果两家同时掷的话,那到底要上哪儿吃,还是兵分两路。嘿嘿祖先可伤脑筋了。

掷筊这个东西很有趣。筊又称杯,口语话一点掷筊又叫博杯,用作占卜或者请示神明祖先。两个半月形的木头为一对,有正反两面,平面为正面或阳面,凸面为反面或者阴面。

掷筊前先拿一对筊在炉插着的香上绕两三圈,掷筊的时候跪下来双手合十握紧一对筊,让筊正面向内合起来,默念请示神明或祖先的疑问,才将一对筊轻轻抛出去。

筊碰地的时候声音响亮清脆,如果说请示祖先有没有来吃饭,一对筊在地上形成一平一凸,即圣筊,表示祖先已经大驾光临在大快朵颐;但是如果一对筊都呈平面,即笑筊,表示祖先在笑,说明应该不是在吃饭,因为一边吃饭一边笑很容易哽到;反之如果都呈凸面,表示祖先还没有来吃饭,应该在小伯哪里还没有吃饱吧。

祭品上桌后就要掷一次筊,表示请祖先来吃饭,掷到圣筊后可以让祖先们吃个一两个钟,毕竟祖先人数众多筷子只有几双,大家都吃饱也要一点时间。时间差不多了再掷一次,确保吃饱了才收掉祭品。

掷不到筊可以再掷个两三次,要掷到圣筊其实并不难,理论上每一次抛掷都有二分一的机会。秀一下数学,每一个筊正反两面,几率各一半,要掷到一平一反,即

(1/2 x 1/2) + (1/2 x 1/2) = 1/4 + 1/4
                             = 1/2

这意味着每一丢祖先都有一半的机会是来吃饭的。

收掉祭品后还要烧金银纸和冥钞给祖先,我和父亲就拿着大包小包的杯状金银纸步行到楼下空地,慢慢倒在地上。

金银纸倒出来也要讲究,要倒成一座山的形态,看起来比较多,也表示家里过得还不错。然后在山顶铺上一叠叠面值清一色五百万的冥钞、五色纸和黄色的往生符纸。

一把火烧下去之前,父亲还会拿一碗葱茅水在金银纸周围撒成一个圆圈,老人家说这个圈圈可以防止孤魂野鬼来抢夺祖先的财物,可见下去阴曹地府,治安也好不到哪里去。

然后才开始点火,让风助火势。火苗越滚越大,把金银纸和冥钞烧成灰烬。滚滚黄烟在灰烬里弥漫盘旋,仿佛成堆的金银纸地下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通口,让这些财物可以直通祖先的家门口,还是银行户口,这个我也不知道。无端端家里出现一笔巨款,要不要申报税务,我也不知道。这个就是看不见的世界有趣的地方。

这样子一整个早上的忙碌,祭祖的仪式才告一段落。说实话年轻人也好老一辈也好,也越来越少人愿意去花时间来跟足这样的仪式了。但是对我而言的确在某种程度上,我了解这个仪式的意义和其本身的重要性。

没有祖先就没有我父亲,没有我父亲就没有我。人嘛,总得记得自己的根,饮水就要思源。

“今日是七月十五,阿祖阿公阿嘛阿姑阿伯来呷饭,保庇黄振权出入平安,乖乖厉害厉害读册,和欣怡去Sarawak读册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1] 鳌,成语“独占鳌头”为第一名的意思,闽南语借“鳌”字 (念 gao2) 形容很厉害、优秀的意思。文中“鳌大汉”,指的是快高长大。
[2] 整句根据槟城福建话读音为:Ah Zhor Ah Kong Ah Kor Ah Pek Lai Jiak Buei, Po Pi Guai Guai Gao Tua Han, Chut Jip Peng An, Guai Guai Li Hai Li Hai Tak Chek

Friday, 1 September 2017

不去台北101的宝岛台湾之旅 准备出发!

哦其实我已经去台湾回来了。

六天五夜之旅,累得很值得很开心。

嗯第一次算是凭一己之力出国旅行,上一次出国是去新加坡比赛,全部行程都是由孔老和主办当局包办,所以不算。

这一次从买机票到整个行程的整理和准备工作都是自己一个人打理,然后玩得蛮开心,也活着爬回来也是一种很有满足感的喜悦。

本来就是想一个人背包去玩,然后不知道烧坏哪根筋竟然很勇敢地 jio 了妈妈和妹妹一块同行,结果带着家人去玩就背不成包了啊,不可能叫她们跟我一起当苦行僧走遍台湾大街小巷。但是他们也竟然非常信任我跟着我一起乱闯乱窜,虽然吃了一点小苦但是也很好玩。

但是就是想和大家分享我去旅行前所做的准备,因为第一次这样子自助旅行也不简单,尤其编排行程还真的折腾我不少,同时也鼓励很多想要自己去旅行的大学生踏出第一步。

因为这个世界有太多地方需要我们自己亲自去走去看。

首先是买机票,其实今年二月多就已经看到了促销的机票,那个时候已经心痒痒要去旅行,觉得大学五年就只有今年是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去旅行的,奈何就犹豫不决下不了决定。

结果拖到三月多出了新学年的时间表才发现靠北哦假期真的很长,不去旅行就真的很对不起自己。结果去查询一下机票价位,哇靠来回机票贵了整两三百块。

无可奈何,已经决定要去了,就豁出去准备买机票,问了一下毛驴要不要跟,毛驴斩钉截铁要去越南,所以就叫上了妈妈和妹妹,一场屁孩带着妈妈妹妹的家庭之旅就此展开。

机票定在8月24日,买了之后到处打听一下才想起那个时候是夏天,是台湾人都热到不想出门的日子,而且还有潜在台风猛龙过江的危机,要是特么台风在那个时候来袭,我那几天岂不浪费了。但是买都买了,我就硬着头皮怎么都得去吧。

由于槟城没有直飞台北桃园的飞机,必须到吉隆坡转机,然后炯然发现买整个配套槟城-吉隆坡-台北桃园的来回机票是会比较贵的,反而如果分开购买槟城-吉隆坡和吉隆坡-台北桃园的机票可以买到便宜一点的价格。

只是必须谨慎斟酌飞行时间和呆在机场的时间,才不至于赶不上下一班飞机,或者滞留在机场太长的时间。还有必须注意的是如果分开两地的机票来买,寄仓行李 (checked-in baggage) 的处理方式就不一样了。由于要转机,如果机票分开来买,系统上工作人员是不能帮乘客转移行李到下一班机的,乘客必须自行在转机时领取上一班机的寄仓行李然后再到柜台登记寄仓一次,手续上是相当麻烦的。

就比如说我从台北飞回吉隆坡的时候,必须领了行李,再登记寄仓一次,行李才可以去到槟城,要不然行李只能默默滞留在吉隆坡机场咯。反之如果买整个槟城-吉隆坡-台北桃园的配套机票就不需要那么费神去处理行李寄仓的事。但是由于我们是走半背包路线,也不会买太多纪念品和礼物,所以不会有行李寄仓,也不用那么伤神哈哈。

机票买完后因为要准备考试,所以就等到我六月假期才开始计划行程,这个是最伤脑筋的环节。参考了几个友人几年前的行程,问了卡门姐姐好多问题,还是完全没有头绪要去哪里玩。最后就上网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慢慢看攻略,攻略就是告诉你哪些景点好玩,要怎么去和住宿推荐等等实用的资料。

本来还想上阿里山看日出,后来看一下攻略,觉得住宿太贵,而且行程安排起来会很别扭,因为看日出嘛,又要安排上山时间,而且在山上过夜很贵,上山车票又要早一天买,种种的不方便让我直接打退堂鼓。

才想安排第一个景点就已经碰壁,跟我一起去旅行的两个人又诸多要求却什么都不懂,让我开始有点 stress。后来参考了卡门姐姐去年的行程,就决定抄袭一下。研究了一下她跟团去的行程表,虽然有点紧迫,毕竟她是包车出游不需要浪费太多时间,不过我觉得应该也是可行的行程方案。

后来折腾了整个礼拜,加上住宿和交通的安排,才决定了先去台中,再到南投日月潭清境庐山,才上台北基隆。我的行程比较偏中部,所以其实在台北游玩的时间很短。

但是我自己在计划行程的时候也很乌龙,不小心帮自己多计划了一天的行程,连酒店也多订了一个晚上,到最后再次确认机票时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摆了天大的乌龙,所以最后只在台北呆了一天半,本来还以为有多一天的时间还要跑去北投或者是在市区抓宝可梦。所幸自己还发现得早,退了一个晚上的房间,但是前面的行程就不改了,硬生生把台北的行程改成一天半。

对于第一次去台湾旅行又想走比较多地方的朋友,我其实会很推荐先挑比较热门的景点从中部玩上去北部。第一是因为行程安排上会比较方便,因为最后一天可以直接在台北搭飞机回家,期间在台北以外的地方玩到多疯都没关系。第二是因为网上很多攻略也是这么推荐的,而且已经有整套行程表供你参考,热门的景点都有非常详细的攻略,完全不用怕住宿和交通上的麻烦。

如果只是单单三到五天的旅台行程,就会比较推荐只在台北基隆附近玩,因为说实在的台北真的有太多地方可以逛了,我自己也好纳闷为什么我那么白痴摆了一个大乌龙,要不然我就可以推一推前面几天的行程,让我有多一点的时间在台北玩。

其实计划行程方面不仅仅是知道要从哪里去哪里,更重要的是要知道怎样从一个地方去一个地方。我连公车号码和行车时间表都记录得清清楚楚,也可以自己预算时间,才不会浪费青春在公车站磨蹭等公车。如果可以掌握好公车还是火车的通车时间,还可以让你的行程计划更加顺畅,比如说我从瑞芳车站搭火车到菁桐站下车时间是上午9时05分,刚好下一班车逆行去平溪站是上午10时15分,那我还可以预算自己在菁桐玩了差不多一小时再会到车站等车。

而且另外一点很重要的是一些景点的开放时间和入门票售价,掌握了景点的开放时间和公共交通通车时间才可以避免在没有开放参观的日子去到那个地方吃闭门羹。而且去逛一些景点如果没有包车还是打德士,也必须要知道公车最后的发车时间,比如说从清境农场下山的最后一班公车是下午6点25分,如果玩到忘记时间,就不好意思要呆在山上过夜了。一些价钱的东西也要清楚记录,才可以预算自己应该带多少钱去玩。

行程计划好后,就要去兑换纸币。本来以为会花很多钱的我们最后带了马币六千,兑成新台币是约莫新台币42千元。马币一泻千里的姿态我也看不下去了,以前是马币10块钱可以兑新台币100元,现在只剩下新台币70元。可是我们到那边搭公共交通然后也省了很多,所以也剩下很多钱。

然后检查一下入境签证,发现原来马来西亚去台湾旅行是免签证的,可以在那里逗留不超过30天。过后妈妈和妹妹就准备一些可以即用即弃的日用品,还有一次性内裤,就可以节省行李重量,毕竟之前亚航杀鸡儆猴,大家都怕行李超重被落着不能上飞机。

旅行前一天我还特地去查了一下台湾的电插座是怎样的,因为毛驴的越南背包经验告诉我每一个国家的电插头都不一样的。上网搜了一下,果然差很大,马来西亚的三脚插头在台湾是不适用的,因为他们用的是双脚插头。所以我还特地去买了一个万能的转插头,可以接了台湾的电插座,再插马来西亚的插头,这样我才可以用自己的插头为电话充电。有关其他国家的插座形状可以上网自行查阅。


然后我就这样子去旅行,也顺利安全回来了。

我去旅行前的准备功夫就酱。


七月歌台

七月中元,鬼门关大开,是一个鬼影憧憧又充满禁忌的月份。

佛教称为盂兰盆节,道教称之中元节,俗称鬼节或者鬼月,某种程度上除了拜祭祖先,焚烧纸钱给孤魂野鬼,也存在着对看不见摸不着的鬼魂一些忌讳和避忌的心态。

本来阴阳有别,人们因为害怕阴界鬼魂在鬼门关大开之时在阳间骚扰人们,或者找寻替死鬼,索性在路边焚烧祭品和冥钞给路过野鬼,尔后尤其在马新一带发展了歌台文化,除了传统的祭祖普度,也增添了娱乐元素娱乐鬼魂和阴界神明,让鬼魂来到阳间也过得开心,顺便祈祷神明庇佑,阳间阴界在鬼月期间得以井水不犯河水。

歌台一般上是在空地上临时搭建舞台,加上音响设备和灯光装饰,舞台正对面也是临时搭的棚,供奉着大型纸扎大士爷,和黑白无常判官等阴界神明,桌上供奉三牲五果,还有一字排开的十个香炉,桌子旁边是一包又一包暗色塑料袋装满的金银纸和冥钞。棚一角有一个香油桶让善心捐钱,前面还有两三支紫红色的大龙香,被暗红色的火心缠绕着,散发出略带点檀香味的熏烟。

筹办歌台娱乐神明和鬼魂这种社区大型活动通常都是由社区盂兰盆节理事会去打理,一般上理事会成员都是几座组屋或公园的居民组成,也可以由地方寺庙的善姓甚至是一些社团黑帮的成员创办自己的理事会。好比说我住的地区有二三十座组屋,每四五个组屋的居民就会自己组织中元节理事会,在各自组屋有限的空地找人搭棚建台筹神娱鬼,祈求所在地方平安顺利。

棚下大士爷左右两侧临时挂上的蓝白尼龙布也会贴上用粉红色卡纸和马克笔写上的理事会成员名册和职位头衔,也看过特别有趣和有心的理事会用宣纸和小楷笔特别工整地为理事会成员整理名册。

我还小的时候,歌台表演的性质不仅仅是歌唱舞蹈而已,还有潮州班、客家班或者是粤剧大戏,但是随着年代改变,戏班青黄不接导致这种文化性质比较浓厚的表演后继无人,也因为观众寥寥无几,大多都被歌舞表演取代。

歌台表演通常进行三到五天,有些理事会比较慷慨有钱还会请到连续一个星期的表演。差不多农历六月的最后几天,理事会就会在舞台空地附近插上五颜六色的旗帜,还有横幅海报,放上表演嘉宾的照片,就好像做一个宣传让大家支持一下看一看表演。一些比较红的歌手还会出现在各地区不一样理事会的海报上,一连几天要奔波好几场表演。

我家楼下有一个露天停车场大小的空地,每一年都会举办中元节歌台庆典。空地西南北三面都有组屋包围,形成一个“凹”状,每每要搭棚放置大士爷纸扎神像,都会发通告要居民把停车场的车移开让工作人员搭棚,神像望出去的东面空地就搭建舞台,让神明和众鬼魂可以观看表演。

小时候都会期待每一年的歌台表演,看穿得花花绿绿的帅哥美女在台上载歌载舞就觉得很开心。每一次表演都是从晚上八时至凌晨十二时,从下午六七点开始舞台就会先播放一些怀旧金曲再打一些五颜六色的聚光灯射出舞台外面在组屋墙上串来串去,好像一些大型演唱会的前奏。然后楼下的三姑六婆二姑姐五叔公和一些理事会成员就会带着孩子孙子拉着长凳到舞台前坐下等候表演的开始。有些孩子手上还拿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开起来啃着吃,坐在大型扬声器前被声波震得开始耳鸣了也掩不了等待表演开始的兴奋。

舞台旁边还有几个开着货车来摆摊的,卖的有那个时候风靡中小学生的珍珠奶茶、肉松肉干面包、酸咸甜 kiam-sui-di 酸梅干零嘴还有25粒才一块钱的糖果。我的家住4楼,后方窗台晒衣服的鸟笼斜看下去就是歌台舞台,所以我都不用跑到楼下去和那些阿姨抢凳子挤在又闷又热的舞台前方看表演。有时候就跑下去买几个肉干面包再上来坐在大大张的躺椅上等待表演的开始。

差不多八点的时候,就会有只听到声音看不见人的歌台主持人讲一些谢谢理事会的客套话,节目才紧接着掀开序幕。随着歌手们卖力歌唱还有理事会成员努力点歌,楼下拿凳子的群众也越来越多。有些女歌手还会搞一些噱头卖弄性感,唱歌一半还会蹲下来派一些照片和扇子,让好多刚放工回家的麻甩佬站在停车场趋之若鹜,看到忘记回家。但是作为小孩子还是很兴奋,有些下午班放学就快块冲凉吃饱做完功课跑到楼下看表演,拿到歌手的照片回家还会小心翼翼收在放满各种垃圾的铁盒里,有些还会拿去学校班上炫耀比较一下谁看的歌台歌手比较美。

歌台最高峰的时期舞台下方是人头攒动的,连要找到个位子站好都难。如果歌台办在马路旁还会有很多摩多车骑士载着家人停在路边头盔也不摘下就看了一两个小时。我家社区附近五六个理事会每年鬼月办上那么多场歌台表演,还真的有好多户人家集邮般场场捧场到处看表演。记得有一年其中一家理事会不知道何德何能请到中国的杂技表演团,还有变脸京剧胸口碎大石的精彩表演,附近站台都是人山人海,还有人从别的地方开车经过那条街就停下来驻足观看,当时歌台的影响力是非同凡响。

后来我升上中学,也随着科技和娱乐产品的推陈出新和普及化,歌台表演从巅峰时期突然遭遇瓶颈,然后慢慢走下坡,其实也是意料中事。人群从舞台下方散去,剩下寥寥无几的大婶大哥坐在台下,连小孩子也不再台下啃零食了。也不知道是为了迎合大众口味还是什么,歌手们唱的歌越来越电音化,一些脍炙人口的有名歌曲也被改得不伦不类,听得头皮发麻觉得恶心厌烦。

从郭富城的《芭啦芭啦 sakura》、庾澄庆的《情非得已》和王启文的《老鼠爱大米》的金曲时代,到 Lady Gaga 的 《Rah-rah-ah-ah-ah Roma-roma-maa》、PSY的《Oppa Gangnam Style》、《Mother Father Gentleman》、Ylvis 的 《What does the fox say》、筷子兄弟的《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和谢金燕的《咚茨咚茨跳针跳针跳针叫我姐姐》的神曲时代,歌词越来越洗脑,曲风越来越电音,与其说是筹神娱鬼,不如说只是想跟上潮流吸引观众。

歌手又唱又跳嘶吼着喉咙唱一些韩语日语英语还有一些不知道什么语言的歌,配上节奏感强劲到震耳欲聋的音乐,也不知道大士爷究竟有没有感受到任何娱乐成分,反正我是越听越反感。观众越不买帐,歌手们也就越搔首弄姿,故意穿得越少露得越多,有点像四五十年代的夜总会歌舞厅的感觉,后来更遭到一些民间团体的投诉抗议。

那个时候的我很不喜欢七月歌台,觉得他们的表演方式已经乖离传统文化,穿着暴露的歌手在台上向台下的麻甩佬抛媚眼对神明甚是不敬。而且电音文化也严重造成声音污染,很多隔天一大早要上学的孩子不能早睡,我打从心底唾弃这类型的歌台表演,心里非常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推广戏班,让传统文化回归表演主流,取代已经变质的歌台文化。

后来再长大一些,发现其实歌台文化是新马独特文化,也认为只要歌手们可以穿着适宜,歌曲声量不那么嘈杂,表演确实也比较得体一些,也不再那么感到反感。况且新加坡的歌台文化依然处于非常盛行的状态,歌台出生的主持人、谐星和歌手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得赖于当地歌台表演的多元化。当地电视台甚至举办选秀节目推选歌台表演新星,本地的歌台相比之下还有海量的进步空间。

前两年来不在家乡过中元,今年回来假期很长,再次看到楼下的理事会举办中元歌台表演,发现以前搭建的大舞台已不复存在,仅剩下一辆可以供表演用的改装客货车,后面载货的箱子开起来再搭个移动式楼梯和灯光音响,也是一个小舞台。

再从家里后方窗台晒衣服的鸟笼斜看下去,舞台上的歌手可以移动的空间明显变小,扬声器的音量也变小许多,歌手水准也大不如前,然而观众人数依然屈指可数,也是清一色晚上闷得无聊的老人家捧场拍手。

听母亲说应该是为了节省成本,这种移动式客货车应该不需要花什么搭棚建台的费用,也不怎么浪费空间,算是歌台文化的一种新趋势。

然而我听起来,再回想起歌台文化在这一区曾经的辉煌,到今天的没落,确实感到不胜唏嘘。


Monday, 7 August 2017

乱写 之 kelefeh 很好玩

这次回来度假一共参与了四次电影电视剧拍摄工作,为三部电影电视剧露脸牺牲色相袒胸露肉。没有啦,就纯粹当了跑龙套的,体验一下所谓明星口中拍摄的艰辛。

其中我的处男作,呵呵我是说比较引起媒体关注的香港电影《执行者》我就参与了两回拍摄,分别演了一次记者和一次路人,都是没有台词在路上乱晃的角色。

这部耗巨资聘请知名导演邱礼涛执导、由香港知名男星 Coolman 张智霖和我的女神佘诗曼领衔主演的港片在槟城取景拍摄期间每一天都有媒体追踪报道,加上明星光环的加持,民众也是趋之若鹜到处追星,所以他们就顺便请我去演 kelefeh 友情客串压一下阵哈哈。没有啦,就还真的很闲空也很偶然看到网路上有人招临演就傻傻拉个朋友报名参加。

其实也是藉这种机会圆一下梦,殊不知在很小很小的时候的我也是发明星梦长大,不要跟我说你没有,每个人都会想红的哈哈。然后顺便学一些新的东西充实一下我闷到发麻的假期。

这个香港制作还真令我大开眼界,非常严谨的拍摄手法和熟练快速的场景设置让人赞叹外国制作的高效。大制作动用的人手也不少,有一些看得出应该是本地制作的人手,整个取景团队单单道具组应该也有十几人,加上摄制组十多人,服装和化妆组十几人,还有场景设置的二三十人,这种整 kampung 一起出动的团队当然要有大制作的范儿,要不然老板丢那么多钱让你们来添乱是咋样。

然后每一个工作人员都很帅气在腰间缠一个腰包,或者肩膀拎一个包,上面挂满几捆 masking tape和剪刀,肩上一条湿透的毛巾,头上戴着鸭嘴帽,嘴上叼一根烟,呃就不帅气了。

其实整个剧组在槟城取景差不多整个月,但是因为我太红不可以露太多脸所以只拍了两场哈哈,啊就临演其实也不可以出现太多次,以免被一些很无聊的人用放大镜看电影抓到小细节穿帮镜头,所以大多临演也没有拍很多个场次,除非是那种演警察保安的就常常看到同样的面孔。

然后非常遗憾我去了两次还是看不到我的女神佘诗曼,有些人比较幸运可以和她近距离对戏,或者是跟张智霖一起拍戏,而我就只能看到肥猫郑则仕,但是没关系啦肥猫也是人气很高的老戏骨。

见到郑则仕的那一场戏是我演记者的那一场。就是拿着假的照相机对着他一直闪啊闪的,是啊他就站在离我伸手可及的距离吼吼很爽。只是有点累的是要跑上跑下,NG的时候就一直重复跑啊跑,但是还好我没有台词,那些有台词还 NG 就真的是煎熬死了。只是可怜了我的朋友,不小心被道具组看上要扛着电视新闻采访用的 PD机跑一整天。那个笨重的机器应该也至少有5公斤,扛在肩上一整天也真的很累,然后他就郑重宣布退出了演艺圈哈哈哈。

然后第二场我拍的是汽车追逐戏,我演的是一名事不关己的路人,我的工作就是看到撞车就跑出去做鸡婆。虽然我演的是事不关己的角色,但是由于导演要求,我还是强加了跑出去鸡婆的额外戏份。

由于拍摄当天是星期日,又在市中心拍摄,所以还要封路,也引起很多群众驻足观看,然后我就很感到很欣慰,终于有观众看我演戏了,大家一定对我的演技叹为观止,毕竟长得那么像路人还演路人的我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一定可以发挥出过人的水平啊啊啊啊啊。

呃然后当几辆警车追着一辆货车撞向路边设置好的摊档,我就鸡婆跑出来探一下头,这是我演技的上限了。有很多人拿起手机把汽车追逐的戏码拍成短片放上面子书,大家可以仔细观察汽车走掉后后面穿着浅蓝色衣服的我鸡婆地跑了出来。我没有讲骗话的,链接可以自己找,找不到也不要问我哈哈。

然后不管是演员还是工作人员,非常开心就是听到导演喊 good take 那一句话,有些 NG 了十几次的演员终于放下心头大石松了一口气,要不然老是要重复一样的动作一样的台词拖着整个剧组的进度也是非常不好意思的。但是 good take 终究还是比不上“收工”这个词,导演喊收工,才是大家最想听到的话,因为收工就是可以领工钱了呵呵。

像我们这种临时演员被呼来唤去一整天,有时候还没轮到自己就默默坐在角落,一等就是几个小时,我们业余来玩玩耗时间的就没什么,那些靠跑龙套赚钱吃饭的演员就真的很可怜,一整天赚那一点钱,有时候呆坐一整个早上晚上什么都没拍到,而且开拍时间不定时又日夜颠倒,身体心理所承受的压力可谓不小。

在演艺圈呆着不管红不红,尤其拍戏都真的很辛苦。这次领教了不少,也长了很多见识,下一回谈一谈本地制作和外国制作的差别。


Friday, 4 August 2017

砂大医学系 UNIMAS Medic 入学需知

相信有很多莘莘学子都已经收到本地大学入学通知啦,也恭喜那些不怕死来UNIMAS念医科的孩子们。所以今天又再帮我的老板做一点喉舌,教一下未来学弟学妹们关于砂大医学系的入学需知。

其实需不需要知道某些东西就是见仁见智啦,但是懂多一点坏处也没有什么不好。首先就说一说砂大医学系的历史,基本上砂大是马来西亚第四所成立医学院的本地大学,但是我们全国排名应该也只落后马大和国大,至少我们本身觉得自己还是比理大生好的。然后有很多古晋政府和私人医院的专科医生和部门头目都是砂大毕业的人才。

再来说一说学习环境,砂大医学院里只有医学系和护理系,所以不像其他大学还要和兽医系、牙科系、药剂系等等同学挤在一起,所以资源分配是足够的。砂大医学院主要分成三大中心,一个在三马拉罕 (Kota Samarahan main campus),一个在古晋市区 (Kuching City),一个在诗巫 (Sibu),求学五年生涯都有机会在这三个地方学习。

砂大医学课程和其他大学差不多一样,就是分成 pre-clinical 和 clinical 两大部分。Pre-clinical 是第一年和第二年上的课,都是念 theory 的东西,在 Kota Samarahan main campus 新校舍上课;clinical 就是practical 的部分,从第三年到第五年根据不同的 posting 到古晋、诗巫还有其他地方的医学院和医院实习上课。

基本上初来报到的新生是要到 Kota Samarahan main campus 和其他科系的同学一起参加大学迎新周,即 orientation week。来到 main campus,你可能会发现到医学系学生在大学里比其他科系的学生幸福很多,因为我们住的宿舍是最靠近 faculty 的,走路快的话可能两三分钟就可以到了,而且我们有自己的图书馆和交流大厅,非常方便。

关于新生需要准备些什么呢,基本的砂大入学交流面书专页也有清楚交代了。其他比如说医学系的学生在学习方面必须自备 laptop 一架,如果有 iPad 也不错,但是不是必需品。Formal 衬衫长裤鞋子都要带几套,因为我们天天上课都穿 formal,服装方面的确要体现出专业的形象。如果是 matriks 的学生,可以把自己 matriks 的 lab coat 带来,因为新生应该还要等一段日子才可以买新的 lab coat。其他书本什么的到时候根据个人需求再买,以前用过的书可能还有用,但是没有必要带去。就这样。

用一颗欢喜的心踏进砂大医学系吧,学长姐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大家庭。

如果有任何疑问可以 email 到 elxavee@gmail.com 或者 whatsapp 0125337131。非诚勿扰。

科科。


Sunday, 30 July 2017

乱写 之医疗界的囧(医德)和窘(金钱)

所以大家都知道那个换肝脏的孩子逝世了。然后也知道他英年早逝很可怜,所以就姑且不讨论他和他的家人有多可怜,只愿逝者安息,早日超生。

然后看到很多人在骂医院骂医生骂马来西亚骂卫生部长骂政府等等有关系没关系躺着也中枪的好多枪魂,愿你们可以宽宏原谅那些在网路上放冷箭胡乱挞伐医护人员的网路判官。

本来也没有要多管闲事的,但是就看到有人问:用百万来衡量一个年轻的生命,你们学医的,宗旨是什么?

所以我就想义愤填膺插一下嘴讲几句公道话,然后等着给人家插爆。

所谓的学医是什么,不单单只是学习和应用医疗知识,我更相信从医学的认知中,医疗人员实实在在从中激发自己的同情心和同理心去帮助世间所有需要受到帮助的人。

但是首先要说一下,作为医疗人员食物链的最底层,呃也就是我们这些读书读到要吐,所谓正在学医的医学系学生,当然在病人有危机的时候,是最没有实力没有实战经历看着病人咔嚓死掉也无能为力的人。但是除了我们之外,在我们阶级之上是不是还有很多人也会遇到不知道应该做什么眼巴巴看着病人死去的情况?是的,就算是业界最权威的专科医生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

然而踏上医疗这条不归路,我们的信仰就是减少世间的痛苦。站在与疾病抗战的最前线,我们是义无反顾地与时间赛跑,跟病魔搏斗。当一个人的生命即将骤然离去的时候,作为医护人员我们还是会想方设法力挽狂澜,不到最后一分钟不放弃急救。

但是人终究还是会死的。这就验证了世事无常生命可贵的硬道理。当一个人走到人生尽头,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不管我怎么满天神佛耶稣基督阿拉穆阿巴,还是撒钱丢钱聘请整个银河系医术最高明的大夫,鬼差还是可以很准时在你床边拷着你的手腕携手迈向黄泉路。

我觉得社会大众有必要清楚一些事情,就是医院里很多时候不只是拯救一个人而已的,医院做为服务群众的综合医疗体系,确确实实是有很多医疗人员同时间正在帮助很多需要帮忙的病人。虽然说医院里会有很多专业人士在比较一些案例的紧急程度后给予一些病人治疗上的优先权,但是这不代表一些病人肯定可以获得被优先关注的特权,尤其是在器官移植的课题上,更是有顺位排序的潜在条例。因为在医疗体系下,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贫苦百姓,人人都是平等的。

还有很多网络枪手,对金钱和医德这两大课题提出质疑和批判,到底在前线工作的医疗人员比较看重哪一样。其实金钱和医德从来都不是矛盾点,因为不管是在中央医院还是私人医院任职的医生都是有医德的。那为什么私人医院的医药费永远都那么贵,而中央医院的医药费有时候仅需要一块钱?大家或许都知道那是政府的津贴。但是很多人却不知道政府津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其实主要有三样东西:

(一)问诊费
很多人不明白,去看医生给他知道我的病情然后拿药,啊付拿药的钱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加付问诊费呢。我较早前也有和去看诊时遇到的医生做一些简单的讨论,觉得这是普遍国民在国家经济低迷的情况下对医疗专业的不尊重。就好比很多广告和平面设计师在网上嚷嚷,觉得业者非常不尊重设计师的专业,总是想压低价玛买下他们设计的版权,借以减低宣传上的成本开销。这样的东西也同样发生在医疗人员的身上。

要知道人体可能发生的变化千奇百怪,医生寒窗苦读那么多年加上多少年加班熬夜巡房看病的经验下可以用精确的医学角度给你剖析你身体多种可能发生的状况,这些难道是分文不值的吗?玩游戏也知道有种东西叫做经验值,而这些经验值是通过每天玩游戏耗电耗时间积攒下来的。单凭这些经验值,虽然医生坐下来只有不到五分钟的诊断和例行公事的嘘寒问暖,或许就可以帮你延长五到十年不等的生命,难道用几十块钱来延长寿命是很奢侈的事情吗?

但是还是会有人说,问诊这样的东西自己上网查一查不就有了,何必还要给医生敲一笔。对我而言,问诊买来的不仅仅是一个人健康状态的审查,也是买回来的一种安心,医生专业的三两句就可以让你解除心中的疑虑,总比起网络上模棱两可得让人疑神疑鬼的答案还好吧。如果单单想买药,就上药剂行不就可以了,何必要看医生呢,因为医生看的不是你应该吃多少药,而是你哪里出问题啊。再说,类似的咨询费用在建筑业和金融业也是有的,为什么很多人就是很抗拒把这些钱花在医疗上呢。

(二)医药费
虽然说一些药物已经普及化到在便利店也可以垂手而得了,但是大部分医药费用还是很贵的。中央医院的医药费之所以如此便宜,是因为国家每一年都丢很多个亿进去我们的医疗部门里,所以公众才可以享有如此便宜的医疗费用。要知道生产一种药物不是说研发部三不五时随便研究好就可以拿出来销售的。一种药物的特性和副作用都是需要长期观察的,而一种药物从研发、试验、推介到广泛销售大概历时十到二十年,若是药性复杂和用途不明确,所需的时间可能会更加长。

在这段时间里研发公司和政府部门砸下的钱接近于天文数字,再加上销售后知识专利的申请,使一些药物背负着的价值更加相对地提高,药物公司为了拿回同等砸下的钱,肯定会让药物价钱跟着水涨船高,所以医院里的药价自然也不便宜了,因为研发的专业本身也不便宜啊。而且医药费也不限于药物啊,什么吊点滴啊,麻醉药啊,手术费啊也属于医药费的一部分,这些东西也是不便宜的。

(三)设备上的保养费
医院是拥挤的地方,如果每一个病人这样进进出出用医院的设备,设备也必须要受到保养才可以长时间让许多病人获益。当然了,中央医院有政府资助自然不需要让病人承担这些费用,但是并不是每个设施都可以在中央医院找到。一些棘手的病例需要用到一些比较高科技的设施,而这些设施只能在私人医院找到。但是撇开这些几率比较低的棘手案例,一些普通的病情也已经需要照 X光、CT scan 和 MRI,才能确保一些诊断不出现技术上的失误。

要知道一些设施比如说手套、针筒、插管等都是一用即弃的,试想想如果私人医院调低医疗费用这些资源还能够这样子任由病人消耗吗。医院不是慈善机构,如果不是政府长期资助政府医院,很多人早已经需要倾家荡产来治疗一些相对普通的病情。但是很遗憾的是还是有一些专业的咨询和技术是在政府医院得不到的,病人需要转到私人医院接受治疗,而这些费用在不受到政府资助的情况下还是需要让病人家属来承担。

所以说医德和金钱是挂不上关系的,虽然不否认很多医生选择跳槽私人界来捞取更多盈利,但是也正因为他们的专业和技术,一些费用是他们应得的。但是希望公众了解到,医生的专业需要受到尊重,而且医疗费用多半也是也是受到不菲的药价所影响,同时医院的运作也需要金钱来维持。说实话,普通的医生真的赚不多,因为那些挂诊费很多都是医院的开销费用,不少医生还是秉持良心来行医的。只不过医院真的不是做慈善的,所以付钱求医真的是天经地义,只不过花的钱值不值得,当然最后还是寻医者个人的判断。

但是一个概念需要大家认清:在医疗人员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一个人可以因为曝光率的提升而获得比其他病人还要多的关注。但是医院绝对可以凭着病人病情的严重性而决定治疗的急缓。只是大前提还是当一些治疗是不受津贴需要付费的,病人和家属还是需要付钱来获取治疗。